典型案例

某诊所使用卫生技术人员从事本专业以外的诊疗活动案

发布日期:2021-09-17 10:23   作者:梓潼县卫生和计划生育监督执法大队    来源:卫生执法监督支队    【字体: 】   阅读:

【案情介绍】

2020年3月18日,绵阳市某县卫生健康局执法人员对某诊所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该诊所仅有一名工作人员梁XX在岗,经电话通知后诊所负责人李XX到达现场;现场查见2020年3月14日开具的处方笺1张,医师签名“梁XX”,2020年3月15日开具的处方笺2张,医师签名“李XX”;查见门诊日志1本,门诊日志登记有2020年3月15日至2020年3月17日期间,共计6名患者的就诊信息;该诊所现场提供了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月16日开具的处方笺140张,医师签名均为“张XX”。

该诊所现场出示了张XX的《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医师执业证书》显示张XX为执业助理医师,执业地点是XX村卫生室。该诊所不能出示梁XX的《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仅出示了其《执业药师资格证书》。

受理、立案后通过对诊所负责人李XX、工作人员梁XX、医师张XX的询问笔录,结合现场笔录以及现场调取的处方笺、门诊日志,查明了该诊所以下违法事实:

该诊所使用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仅取得《执业药师资格证书》的梁XX于2020年3月14日至2020年3月17日在诊所内独立为张X玉、罗X秀等五名患者诊断病情并开具药品处方。

该诊所使用执业地点注册在XX村卫生室的执业助理医师张XX于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月16日在诊所内独立为陈X洋、淡X英等140名患者诊断病情并开具处方。

本案经合议及法制审核后认定,当事人的上述行为分别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处方管理办法》第八条第一款以及《处方管理办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依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八条以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八十一条、《处方管理办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结合四川省行政处罚行政强制裁量权实施规则和标准,绵阳市某县卫健局于2020年4月21 日对本案进行分别裁量,合并处罚,决定给予该诊所罚款5000元的行政处罚。当事人主动放弃陈述、申辩和听证的权利,并于2020年5月6日自觉履了行处罚决定,本案圆满结案。

【案件评析】

一、排查矛盾,鉴别真伪,忠于事实真相,锁定诊所使用梁XX从事本专业以外诊疗活动的违法行为

本案中诊所负责人李XX与诊所工作人员梁XX系合伙人,李XX明知梁XX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仅取得了《执业药师资格证书》,却因为利益驱使默许梁XX为患者诊断疾病并开具药品处方。梁XX亦自知无行医资质却报侥幸心理违法从事医师执业活动。案发后,为逃避处罚,二人相互串通,对违法事实极力回避,二人的供述前后矛盾,但事实真相只有一个,执法人通过耐心开导,认真宣讲法律法规,对处方、门诊日志上的笔迹仔细比对,以及对相关事实反复询问核实,最终查明了违法事实,使其违法行为得到依法查处。

二、区分具体违法情形,实现罚教并举

本案中张XX是注册在村卫生站的乡村医生,未变更执业地点在该诊所内独立执业,且没有对患者造成伤害,案发后张XX及时办理了执业地点变更注册,并在执业医师指导下从事诊疗活动。如认定某诊所使用梁XX及张XX使用两名非卫,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 第八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应当属于情节严重,除了处以三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的罚款,还应当吊销诊所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这样又不符合“处罚法定,过罚相当”的立法原则。因此,执法人员依据《处方管理办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对当事人予以行政处罚,达到了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目的。

三、查清事实,分清责任,依法对不同的责任主体实施行政处罚

梁XX个人未经注册取得医师执业资格开展医师执业活动的行为因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已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予以另案处理。

此外,该诊所医师张XX,未向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申请办理执业地点变更,即未在某诊所取得处方权而在该诊所内独立为患者开具处方的行为因违反《处方管理办法》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已依据《处方管理办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的规定予以另案处理。

本案中, 执法人员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分清不同违法行为中不同的责任主体,严格依法对责任者(某诊所及个人)给予不同的行政处罚。

【思考建议】

卫生技术人员是指按照国家有关卫生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依法取得卫生技术人员资格或者职称的人员。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分为使用实质非卫及视为非卫两种情形。实质非卫:必须两项(资格证执业证、职称资格证)均不具备才可认定为非卫生技术人员。视为非卫指:医疗机构使用卫生技术人员从事本专业以外的诊疗活动。很明显,使用实质非卫的危害后果和潜在风险远比使用视为非卫更大。

本案中梁XX及张XX均属于视为非卫的情形。认定当事人使用执业药师梁XX从事本专业以外的诊疗活动无异议,而张某某系执业助理医师,在镇乡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站及村卫生站中,执业助理医师是可以独立执业的,在其他医疗机构以及个体诊所内执业助理医师则必须在执业医师指导下执业。本案中张XX在该诊所内虽独立执业但没有对患者造成伤害,案发后张XX及时办理了执业地点变更注册,并在执业医师指导下从事诊疗活动。如若将梁XX及张XX视为使用两名非卫,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 第八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应当属于情节严重,除了处以三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的罚款,还应当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这样又不符合“处罚法定,过罚相当”的立法原则。本着“处罚与教育相结合”及“有利于当事人”的原则,故将该诊所使用执业地点注册在XX村卫生室的执业助理医师张XX为患者诊断病情并开具处方的行为依据《处方管理办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予以行政处罚。最终本案经合议,对当事人存在的2项违法行为严格按照四川省行政处罚行政强制裁量权实施规则和标准进行了分别裁量,合并处罚。

我们认为在实施行政处罚时,建议根据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予以综合考虑,既要达到惩治违法行为的目的,又不违背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

近年来,随着乡镇机构改革以及村建制调整,村卫生站的数量大大减少,使得原本在村卫生站执业的部分乡村医生及执业助理医师陆续转移至个体诊所继续执业,然而按照法律规定,乡村医生不能在个体诊所执业,执业助理医师在个体诊所也无法独立执业,这样就造成了诊所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诊疗活动的违法行为屡禁不止,虽经多年普法宣传和依法整治,仍然治标不治本,希望政府尽快完善乡村医生养老保障政策,建立符合当地实际的乡村医生特别是年老村医养老和退出机制。另外适当增加镇乡卫生院人员编制,让有一定专业水平和能力的适龄执业助理医师有用武之地,真正实现国家 “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总体目标,更好服务于广大基层百姓。





电话:0816-2217600

网站标识码:5107000097

蜀ICP备12001441号-1 川公网安备 51070302110371号